你好,我们发现你的浏览器版本较低,可能会影响到发布案例和文章,建议使用最新版本Chrome。
“半院”之家
户型
2室
面积
75㎡
花费
30万元
位置
江苏,南京
说在前面
这是住友邱兄为岳丈大人准备的养老房,老爷子喜欢养花儿,一直惦记着能有个院子。邱兄把主城区翻个底儿朝天,才勉强找到一处带院子的老房子。
院子不大,面宽六米,进深三米,就室外的空间尺度来说,最多只能算“半个院子”。
恰好邱兄在网上看到了“系园”的改造全程,联系到我们,说自己好像寻到了“半院之家”未来的模样...
从碰巧知道“系园”到认同我们的理念,再到为了“半个院子”买下一套房子,最后将未来多年的生活交于我们设想。一路陪伴,是缘分更是祝福。
户型图
改造前的“暗厅两居室”——由中部暗厅入户,北侧餐厅厨卫,南侧主次卧室。厨房极小,转身困难。而院子,只能算是主卧的附属,房子的后院。院子被藏在私密空间的尽端,扔在最不起眼的角落,实在可惜。
改造后的“三进小院宅”——设计只做了一个大动作,便直截了当地优化了空间布局,暗厅两居室变成了三进小院宅。 1.入户方向被首先调整,原本从东侧楼梯间进门,现在把南侧院门改为入户门,后院变前院,后门变前门。 2.取消了原本的主卧,改作堂屋,和院子相连。 3.在客厅内留了一张隐形床,以备不时之需。 4.另一间卧室并置于东侧,朝向院子,供主人居住。 5.将餐桌移至过厅,厨房完全打开,扩大备餐区,分开中西厨,增设岛台。 6.模糊厨房与过厅的边界,引风和光深入房中。
改造前辣眼睛图片奉上:净高很低,只有2米5。像大部分八九十年代的老破小户型一样,中间的客厅黑漆漆没有采光,让人身处其中感觉压抑。
家的全貌——在中国传统的居所观念里,房子本就不是按“室”来计算的,而是以“进”为单位。每一进私密程度不同,对应的空间内容也不同。比起所谓的“几室几厅”,要高级太多。 流线被拉长了,空间也自然被分层了,变成了一进一进的感受,视线自然显得深远而通透。
“三进”的空间层次—— 1.老爷子惦记着的一直那“半个院子”是“第一进”。 2.过了“半院”,便是“第二进”。这一进的核心,以前叫堂屋,现在叫客厅,用来招待亲朋访客,围坐叙话。 3.原本是个黑房间的“过厅”成了第三进,将餐桌移至过厅,厨房完全打开,扩大备餐区,增设岛台。模糊厨房与过厅的边界,引风和光深入房中。
玄关
推开家门,展现在眼前的是这样一幅美丽的横卷——从庭院入口视线越过堂屋和过厅,最后看到最北侧的厨房,一进一进的空间之间点缀着一两点红,三两点绿。 高悬的红灯笼吊灯位于屋子最中心,成为整个家的视觉焦点。好像在提示归家的人儿:嗯,到家了。
原本的阳台被用作入口玄关,这里也给主人提供了赏院景的最佳视角。
靠近入口处,挂衣区、鞋柜区、杂物区,有条不紊,分门别类。
玄关和客厅之间不设任何隔断,一来方便老人进出,二来可使客厅空间扩大,合二为一。
客厅
我们取消了原本的主卧,改作堂屋,和院子相连。这里是“第二进”的核心区域,是公共与私密的一处分界,向南连接“第一进”的前院,向北连接“第三进”的过厅。
因为层高的关系,沙发茶几等家具都选择低矮轻巧的款式,减少层高带来的压迫感。
藏在储物柜里的隐形床——因为平日里只有老人独居,儿女住在一碗汤的距离范围内,两居室被奢侈地改成了一居室,只是在堂屋内留了一张隐形床,以备不时之需。我一直觉得,日常生活里,“变形金刚”不能天天变,但偶尔变一下,可能会解决大问题。
顶天立地的储物柜中留了八格展示柜,用以收纳奇壶怪石小盆景,这些都是老爷子平时收藏的宝贝。
由卧室改成的堂屋——玄关和堂屋的区域感以剑麻地毯来做分隔,通过冷色和暖色形成色彩对比。
配上中式芭蕉竖轴小画,隐形床果然很“隐形”!拉上挂帘堂屋便可以用作临时房间。
过厅
从堂屋处看向过厅,类似沧浪亭翠玲珑里的对角线空间。童寯先生所说的“曲折尽致”,需要一种最简的形式,它就在这里了。等日后主人在转角处补一株竹子,意境就更妙了!
家具的起承转合——堂屋和过厅通过L形的转角柜,自然而巧妙地完成一个空间到另一个空间的过渡,起承转合之间空间流畅而连续。
过厅动线转折后看到的开阔视野——这里承担着多功能厅的功能,四周采用贴边布局可以尽可能多地留出中心活动区域,行走动线顺畅的同时也充分利用了空间。南侧靠墙布置餐厅区,西侧靠墙布置巨无霸杂物收纳区,兼作餐边柜,北侧靠墙布置书房区,利用时间差错峰使用各功能空间。
超强空间利用率的一片实木集成墙——由北往南,集书架、原入户防盗门、收纳高柜、卡座和大抽屉为一体。
书房
最让人头疼的就是这“第三进”——原本的过厅,是个彻彻底底的黑房间,通风不畅,采光不佳。空间可以腾挪,材质可以推敲,可自然的东西没法无中生有,只能借。在书桌北墙上开一多角漏窗,窗内按模数嵌入冰影玻璃砖,见光不见人。过厅由此借到了光!
双开门背后藏着的是以前的老入户门,方便偶尔通过检修。
厨房
厨房一扫原本的狭小昏暗,并向南延伸,分为中西厨两个部分,扩大备餐区,增设岛台,台面和储物容量得以大大提升。模糊厨房与过厅的边界,引风和光深入房中。
中厨安放水槽,和灶具油烟机。西厨一侧布置洗衣区和冰箱,一侧布置L形岛台,布置系列家用小电器。中西厨之间不作隔断,一来考虑老人的行走方便,二来最大程度利用北侧大窗提供给过厅的宝贵采光。
西厨部分的大面积吊柜地柜均使用现场实木制作,环保度升级。西侧靠墙区布置的杂物收纳区兼做餐边柜。
材质上,厨房的墙面、地面和橱柜柜门大面积使用白色,增强反光,一扫原本的“黑漆漆”。西厨区域采用老榆木实木台面,和中央岛台区连成一体,质感满分。西厨区墙面采用肌理感丰富的墨绿色马赛克,和软装的红配绿色系形成呼应。
餐厅
看似简单的实木小方桌其实内部结构包含了黑科技,最多可延长至2米,方便三代人的聚餐需求。
东侧顶天立地的整墙收纳柜兼做餐边柜,收纳灵活且容量巨大。 从岛台看向餐厅,吊灯的光晕温暖而安静,榆木的花纹张扬而美好。
餐厅东侧凹入的空间靠墙布置大件收纳区,利用前侧未完全利用的深度设一卡座,卡座下方设置两个大抽屉,卡座可供主人平时休憩。
卫生间
黑色细框磨砂长虹玻璃门,优雅又提神。
借光的多角漏窗,透光不透人。采用整砖和半砖两种模数的冰影玻璃砖,便轻松模拟出园林里的花格漏窗。
卧室
卧室门前的休憩区安装壁灯,方便老人起夜。
卧室门前预留了又深又高的收纳区,专门安放大物件。
顶灯,壁灯,落地灯,共同形成错落有致的卧室光源系统。
庭院
小院门口用黑胡桃特别定制了专属于主人的家宅logo。
第一进的“半个院子”——院内是“家”,院外是“市”,“家”和“市”都得要,但得留点儿距离,因为有距离才有美。院子就是这一点儿距离。
我们想把这个距离再稍微加长一点儿,于是借着原本的内外高差,把“半个院子”又一分为二。一半高一点儿,上两级台阶,离“家”近一点儿。另一半低一点儿,下两级台阶,离“市”近一点儿。
两半之间用青砖空砌做分隔,砌到坐凳高度可以坐人,视线流通的同时又提供了区域划分。
京砖平台区提供了日常晾晒和生活休憩空间。
地方儿不大,却能把自然给的风光雨露统统接住,既养花儿又养人。
室外安装了电动伸缩遮阳棚,坐在院子里和朋友聊天喝茶,即使雨天也不怕。
上两步台阶到达京砖平台区,这里也是客厅的延伸空间,是家和院的过渡。
后院被改造成前院,原本卧室和院子连接的小门也被替换为落地玻璃折叠门,模糊了室内外的边界。客厅朝着院子完全敞开,融为一体。
红和绿
拥有半院子的“绿”——“绿”,是自然给的颜色。院子里的草,郊野上的田,山林间的树,生来怎样,就是怎样。丰盛而恣意,生机勃勃。
院子里种了高高低低的满园花草,让生活被浓浓淡淡的绿色包围。
在这钢筋混凝土的城市中,这样的养老生活自然是滋润而丰满的。
“红”和“绿”的软装搭配——我们的设想是做一处专属于当代中国人的经典家宅。科学告诉我们,“红”和“绿”是一对互补色,搁在一起会产生强烈的排斥感。可中国人,偏喜欢把他俩往一块儿凑,还凑得极其好看。
这里有半个院子的“绿”,还差一两点“红”。堂屋里落一盏灯,加一点“红”,过厅里吊一盏灯,再加一点点“红”。
最是这一抹温柔的“红”——对中国人意义重大,每天住的房子,刷的是红漆。晚上亮的烛火,燃的是红蜡。过节挂的灯笼,糊的是红纸。红灯高挂,这就是团圆的仪式感。自然和人工,在这里相印成趣。
“红”有人工味道,带着仪式之感,精巧而醒目。“绿”由自然而来,满是洒脱之意,朴素而和缓。所以中国人的理想居所,有宅子,也得有院子,得把“红”和“绿”一起装进去。
问答
说说是什么给了你灵感,打造出现在这个作品的?
中国传统居所中“进”的概念,房子本就不是按“室”来计算的,而是以“进”为单位。每一进的使用对象不同,私密程度不同,对应的空间内容也不同。比起所谓的“几室几厅”,要高级太多。
你对这套作品最满意的地方在哪里,为什么?
把“暗厅两居室”,改成“三进小院宅”
对平面布局做了哪些优化改动,为什么?
1.入户方向被首先调整,原本从东侧楼梯间进门,现在把南侧院门改为入户门,后院变前院,后门变前门。2.取消了原本的主卧,改作堂屋,和院子相连。3.在客厅内留了一张隐形床,以备不时之需。4.另一间卧室并置于东侧,朝向院子,供主人居住。5.将餐桌移至过厅,厨房完全打开,扩大备餐区,分开中西厨,增设岛台。6.模糊厨房与过厅的边界,引风和光深入房中。
在整个装修设计期间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?
原本的过厅,是个彻彻底底的黑房间,通风不畅,采光不佳。
创建于  01.19
声明:本页所有文字与图片禁止以非好好住旗下之产品形态转载或发布
相关推荐